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免费小说全本阅读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_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最热门小说

免费小说全本阅读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_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最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2023年11月16日 05:47:36
柳河往事 虞昌和 叶璇芳 都市小说
清凉先生
小说《柳河往事》是作者“清凉先生”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虞昌和叶璇芳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重生了,该如何,商场搏浪,官途坦荡,星途璀璨,情海放浪,都没有意思,是补全一次遗憾,还一次债,叙一次旧,圆一场梦。父...

免费小说全本阅读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_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最热门小说

说完就把歌词给写了下来,当然为了切合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把一些关键性的词给替换掉了,写完就对着新填的词用他那公鸭般的嗓子声情并茂地唱了起来。

虞晓冉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虞昌熔兄弟两却是笑得快要打滚了,虞昌和见状大受打击。原来会唱歌的是那个身体,这个身体呀还没开嗓呢,看来当主唱的愿望是不能实现了,当也不唱了,略显尴尬地问道:“不好听吗?还是我唱得太难听了?”

虞晓冉摇摇头认真地说:“不好评价,没听过这首歌,也不知道是你五音不全还是这歌本来就是这样唱的,不过你吹得还不错,要不你再吹一下。”

虞昌和觉得很有道理,也就从谏如流地又吹了起来,虞晓冉拿着歌词认真听着,一句一句地对着看,默默地跟着节奏点着头打起拍子,轻声哼了起来。

虞昌和吹完一段,有些期待地看着虞晓冉,心说我唱得虽然不行,但这首歌可是火遍了大江南北,不说家喻户晓,也是人尽皆知的呀,你要说不行那只能证明你的欣赏水平有问题。

虞晓冉哼了一会儿后,又在那比划了半天,也不评价,似乎在套词,半晌终于开口说话了:“哥,我也唱不来,这词写得挺不错的。”

虞昌和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搞了半天你还不会唱啊,早说呀,小丫头什么时候学会装腔作势了。于是便说:“这样,我教你唱,虽然我低音跑调,高音破音,但自己写的歌,感觉在那里,高了低了我能听出来。”

于是两个人又一人一句地唱了起来,唱了几句虞晓冉终于忍不住了说:“哥,你可别唱了,刚听你吹还能找着点调,现在你这一唱我完全忘记调在哪儿了。”

虞昌和一下又泄了气,自己能唱歌的是那个世界的身体,这副身体还没练开呢。人说就怕肚子里没货,这现在有货了倒不出来,这可真是难受啊。虞昌和一脸便秘的样子死盯着那歌词,又有些期待地看了看虞晓冉,虞晓冉唱歌还是可以的,至少比他强不少,怎么也这么不济事啊。

虞晓冉似乎为没帮上忙感到有些失落,她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着,半天才说:“文华姐不是在音乐学院上学吗?应该会打谱吧,她今年也回来了,要不明天去找她请教一下。”

虞昌和一听又来了精神说:“怎么,文华姐回来了?她可是有些年没回来了啊。她不是住在县城吗?怎么还会回村里。”

两人口中的文华姐是常文华,辰元县公安局长常振国的长女,现在正在南都艺术学院上大二,自去南都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加上她家住山外的河边,隔了几座山,是以虞昌和根本就没想起过这人。按道理她回村了应该也没住多久就回县城了,要不然上辈子怎么会也没有在村里碰上过她,今天要不是乐谱的事,虞晓冉也不会想到她。

虞晓冉叹了一口气说:“哥,你是真傻了还是装傻啊,县城进水了,她早就回来了,叶校长他们家也回来了。”

虞昌和这才想起,现在正是那一场巨大的洪水泛滥的时候,长江、松花江流域分别受到百年不遇的洪水侵袭。而自己提前从电信局结束暑期实习就是因为洪水进城才被放回来的。

叶校长是他们小学到初中时就读的五河乡中心小学的校长叶定邦,不过这时已经是辰元县教育局局长了,村里的小孩小学基本都在五河中心小学上的,是以大家还是习惯性的还是称呼其为校长,而局长显得太过生份了。

虞昌和一听叶校长回来了,眼中放光忙问道:“叶校长回来了?他怎么回得来?他可没有暑假了呀。”

虞晓冉看傻子一样看着虞昌和说:“我说的是他们家回来了,刘老师他们回来了,我又没说叶校长也回来了。”

虞昌和哦哦几声不作声了,陷入了沉思,虞晓冉看了看他,抿着嘴就出去了。虞晓冉太了解他了,虞昌和这个时候经常发呆,不知道在瞎想些什么,如果打扰他的话搞不好会换来一顿臭骂。

虞昌和之所以这么关注这位叶校长,那是因为叶校长可算得上是村里的传奇人物,最后可是上到市教育局局长位置上退休的,以一个小学校长的身份一路平步青云,仕途不可谓不通达。

而父亲现在是九泉乡中学的教导主任,到退休也才混到个副校长的职务,可谓一点也不上进。虞昌和后面才知道父亲死守在这个乡镇上就是割舍不下对这个家的眷念,太奶叶金薇年事已高,母亲叶桂英在家务农,他要是调走了,这个家就要靠母亲一人支撑了。

所以父亲是主动放弃了升迁之路,而自己的梦想转嫁到虞昌和和虞晓冉的身上了。是以父亲辅导兄弟俩初中的课程那算直就跟吃饭一样简单,就算中高中课程也能拿得下来。所以给兄妹两安排的补习课程和作息时间简直比军队还苛刻,而虞昌和的任性让虞成梁倍感失望,然后就把双倍的期望和关注留给了妹妹虞晓冉,虞昌和上中专这两年明显感觉到虞晓冉的疲累。

算下来虞晓冉也中考完了,下学期也要进入高中了,按照前世的记忆,晓冉没能上一中,而是上了八中,八中原是子弟学校,95年国企改制后也面向全县招生了,与一中强抽全县优秀教师资源不同的是,八中以其极强大的资金优势外聘全市范围内的高级教师,这几年与一中形成抗衡之势,大学升学率虽远不及一中的85%那么恐怖,却也达到了30%,是县里排名第二的高中。

以前两所中学的录取方式为,全县初中按其中考分数前5%优先由一中录取,当然这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填报中专志愿的,一中几乎是和全国中专院校在抢全县的学生资源。而紧随其后的5%则尽数被八中给招收了,剩下的才轮得到三中和六中以及职中学校。

从96年之后,大中专院校所招收的学生不再包分配了,所以中专的热度下来了,大学成了唯一的出路,于是一中更强势的开始在中考之前,于全县初中学校对有报考一中的学生进行统考,自由录取,统考未被录取的再参加中考,八中再择优录取中考前5%的学生,其余的再被三中和六中以及职中录取。

虞晓冉不出意外的话下学期应该会上八中的实验班,也就是尖子班,虞成梁的分析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与其花异价去一中做一个吊在尾巴上的垫底生,还不如去八中挤进实验班,保持在前200名上个一本完全没有问题。

虞昌和想的是如果父亲能调任到一中或八中的话,那这仕途就会宽了许多,总比窝在九泉乡中学好,更何况八中可是有初中部的,父亲想外调去八中初中部过渡一下是最好的途径,而虞成梁和叶定邦的妻子刘继芬可还是同在村小学任教过的同事,现在刘继芬也调到八中初中部去了,而叶家和虞家又是世交,这点调动难度不大。

而父亲能不能调动并不取决于外部因素,而在于虞成梁自己,他要调走,自己就得留下来照看家里,只是自己还有一年学要上,明年才开始实习,而自己的路却实也不多,要么服从分配到乡电信所工作,要么走回上辈子的老路南下投奔三叔虞成龙。

不过既然都重生了,当然不能再回到那个只有冰冷水泥墙和数字的世界。而虞成梁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虞昌和这个练废了的大号,所以对虞晓冉格外上心,一方面虞晓冉是女生,另一方面这可是唯一的一个小号了,所以虞晓冉不负期望的飞得更高,却是越过重洋再也难以回来了。

虞昌和决定弥补前世的遗憾,把桃花盛开时的约定兑现,他要一家团圆,幸福美满。父亲才41岁,现在是股级,虽说相对于干部年轻化来说已经有些年纪大了些,也过了提拔到副科的年龄,不过有重生者为其开路,这一岁的年龄差距应该可以弥补。

叶定邦是关键,自己能照顾好这个家也是关键。虞昌和计较已定,心说老爹你就放心当官去吧,家里交给儿子来养,晓冉交给儿子来照顾,儿子要当纨绔了。

虞晓冉正在收院子里晾晒着的衣服,远远望见山谷外小溪边太奶奶拄着拐棍正在往回走,便说:“哥,太奶回来了,你要不要认个错啊。”

虞昌和一听太奶奶回来了,赶紧跑出来向远处张望,口中喃喃道:“当然要的,必须要的。我真是个混账,我去接她。”

太奶奶叫叶金薇,已经89岁了,身体倒是十分健朗,裹着三寸金莲却还走得很快,深受传统思想的熏陶,对传统礼节很是在意。不过毕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对现在西风东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唯独受不了虞昌和这三更睡,日上三竿才起的行为,按她的思想就是一日之计在于晨,哪怕你早上起来吃个早饭再回去睡也行,但不能不起床啊。

说了几次不见效果,今天早上就在虞昌和床边唠叨个没完,把虞昌和给吵烦了就跟叶金薇大吵了一架。叶金薇拄着拐杖就要打,却又有些舍不得了,毕竟可是她一手带大的呀,心头肉啊,怎么下得去手哟。也只好长叹一口气,骂了声“无情鸟”,就拄着拐杖气哼哼地走了。

以叶金薇现在的脚力能去的地方也不远,最多也就到山外柳河边渡口旁边,和一班老姐妹聊一聊天。

虞昌和看着叶金薇拄着拐杖一步三摇地从虞成栋门前走过,穿过一片稻田走上那条小溪上的石拱桥后便被一片树林挡住了视线。虞昌和想着怎么才能让叶金薇消气,如果是上辈子,一番痛心疾首的诚恳道歉也能奏效,只是这并不符合现在的身份。虞昌和左思右想,拉过虞昌熔兄弟两就开始布置,然后拉着虞晓冉几人躲在右院门后面。

其实虞昌和现在住的院子并不能算是个标准的院子,因受地形限制,房子的地基呈狭长形状,主屋正前方最外侧的院墙是建在挡土墙上的一个半墙,墙下面就是山田。只有左右两侧才有开阔点的地方,于是右院门就成了主院门通往外界的小路,左院门相当于后院通往池塘和后山。

叶金薇蹒跚着被裹成的三寸金莲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和一帮老姐妹唠了大半天的嗑,已经不气了,眼见天色将晚就疾步赶回家。这才刚走进院子,忽见虞昌和披着个床单举着大搪瓷脸盆从院门后跳了出来,用根劈柴重重地敲在脸盆上发出“咣”的一声响,把她吓了一跳,嗫喏着嘴正准备发作,就听虞昌和拉着长音鬼叫道:“恭迎叶老太君回府~~~”

接着披着枕巾用毛巾包着头的虞昌熔兄弟两一人拿着一把竹扫帚就从院门后面转了出来,把竹扫帚架在叶金薇的身后充当仪仗扇,虞晓冉就站在门里学着古装电视里的宫女向叶金薇行了一个欠身礼忍着笑说:“老太君一路辛苦了,请先回房歇息,稍后便奉上饭食。”

虞昌熔两兄弟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两把扫帚交错着在空中打架。

虞昌和把脸盆一扔,上前就搀扶住叶金薇拉着长音说:“老太君您慢点走,小心地滑,女宾一位~~~”

叶金薇被弄得又好气又好笑,憋了半天终是一巴掌拍在战昌和肩上,哭笑不得地说:“多大了还没个正形,你也跟着你哥瞎胡闹,走开走开。”说完抡起拐杖就驱赶虞昌熔兄弟,虞晓冉赶紧跑回厨房。

虞昌和享受地挨了一巴掌,笑嘻嘻地说:“太奶,那你先歇着,走,我们搞饭去。”

说完就扯下床单,把虞昌熔两人的枕巾也扯了下说:“去去去,烧火去。”

虞昌熔兄弟俩就扔下扫帚连蹦带跳地跑去厨房。
小说《柳河往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