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最新好看小说推荐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_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免费小说完结

最新好看小说推荐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_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免费小说完结

都市小说
2023年11月16日 05:47:25
柳河往事 虞昌和 叶璇芳 都市小说
清凉先生
都市小说《柳河往事》是由作者“清凉先生”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虞昌和叶璇芳,其中内容简介:重生了,该如何,商场搏浪,官途坦荡,星途璀璨,情海放浪,都没有意思,是补全一次遗憾,还一次债,叙一次旧,圆一场梦。父亲为了这个家硬生生的...

最新好看小说推荐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_柳河往事虞昌和叶璇芳免费小说完结

虞昌和重重地摔在地上,旁边响起一声少女的尖叫声,还有几个小孩的嬉笑的声音,声音时而清晰时而逐渐远去,进而陷入一片黑暗的沉寂。

“你没事吧,快醒醒啊。”

一声焦急的呼喊在耳边响起,却又似在很遥远的地方,虞昌和感觉有人在拍打他的脸,又在掐他的人中,还有几声稚嫩的童声也在耳边呼喊着他,声音听着断断续续的。

虞昌和感觉到呼吸停止了,胸腹处一阵巨痛,用力的张了张嘴,却仍是呼吸不了,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被人捏住脖子的鸡,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朦胧中看见一张清秀少女的脸正焦急的盯着他。

那张俏脸见他张着嘴却不能呼吸,忙用双手在他的胸腹间按压了起来,按压了几下后,虞昌和终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那清秀少女见他终于有了呼吸,才舒了一口气抱怨地说了些什么。

虞昌和仍是没听清楚少女的话,只是看清楚了眼前的少女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又看见了蹲在旁边的两个小孩,这两个小孩是那么眼熟却又有些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他不由仔细端详着正在擦着汗珠的少女,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的完全听不见她说什么,也许是太过震惊还没反应过来。也许是摔晕了还没恢复听觉,反正就是听不见她说了什么。

虞昌和坐起身子,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想把耳朵里的嗡嗡的声音晃出去,又用力的拍了拍脑袋,终于听见少女和两个小孩的呼喊。

那少女焦急中带着哭腔说:“哥,你没事吧,能不能起来,你别吓我啊。”

那两个小孩似乎被吓到了,一脸惊恐地问他:“和哥哥,你没事吧。”

虞昌和算是反应过来了,这个年轻得过分的少女是他的妹妹虞晓冉,虞昌和不敢置信地说:“你是晓冉?你怎么这么年轻。”

此话一出虞晓冉倒是不再那么激动,反而一脸凝重地望着他,伸手在他额头探了探,又在自己额头探了探。有些担忧地说:“哥,你没摔傻吧。”

虞昌和一楞,下意识地也探了探额头,忽然他摸到飘在眼前的头发,不由在头上摸了一把,那是一头比女生齐耳短发还长的头发。虞昌和惊讶地拉着头发,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突然像看见鬼一样大叫了起来,惊恐地问虞晓冉:“这是我的头发?怎么这么长?我变成女人了?”然后不管不顾地在自己浑身上下摸索起来,直到摸到男性独有的特征才放下心来,长吁了一口气。

虞昌和神经一般的动作的话语顿时引来两个小孩的哄笑,虞晓冉却是惊得张大了嘴巴,轻声说:“那是你自己要学陈浩南留的长发,你不会摔傻了吧。”

虞昌和一下愣住了,陈浩南?古惑仔?90年代?他又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臂,他左手手臂在一次展会中受过伤,一幅桁架因固定不稳倒了下来,正好砸在他的身上,他用左手一挡,铁架在他手臂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口。现在左手手臂完好无损,却是没有一点伤痕。

虞昌和下意识的用手往后梳了一下头发,又看了看两个小孩,试探性地叫道:“昌熔?昌威?”

那两个小孩却又有些迟疑,不敢答他的话。

没错了,这两个小孩是他的堂弟虞昌熔和虞昌威,他二叔虞成栋的两个儿子。虞昌和站了起来环顾着四周,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池塘边的桃树下,头顶上还垂着一根断裂的桃树枝,池塘里漂着几个红透了的水蜜桃,虞昌熔和虞昌威脚边也放着几个,虞昌威手中还拿着一个已被啃了一半的桃子。

虞昌和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试探性地问虞晓冉:“太奶出去了没,我刚摔这一下她不知道吧?”

虞晓冉白了他一眼说:“你还怕太奶奶担心啊,那刚才干嘛还跟她吵架,给你气跑了你别装不知道哦。”

太奶奶还活着,看虞晓冉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而虞昌熔也才七八岁,虞昌威也就四五岁,虞昌和大概能确定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虞昌和又想到,自己跑这儿来了,那在那个世界是死了吗,老婆还那么年轻漂亮,两个儿子还那么小,钱都还没有花完,人就这么回来了。

虞昌和欲哭无泪呀,想着以后就有不知哪个狗东西睡自己的老婆,打自己的儿子,花自己的钱,这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呀。

别人是过得不好才重生,老子过得好好的给我重生个什么呀,老天爷你疯了吧,把我送回去吧。

虞昌和又躺地上失神地胡思乱想,闭上眼睛希望这是一场梦,直到虞晓冉一巴掌呼在他脸上。

虞昌和腾地坐了起来望着虞晓冉说:“干嘛?”

虞晓冉抿嘴一笑说:“太奶说人得了失心疯,抽一巴掌就好了,看来是有效的。”

虞昌和算是彻底绝望了,既然回不去了,那就让前尘往事随风而去吧,好好再享受一把天伦之乐又有何不可,把曾经的遗憾给弥补了又岂不乐哉,不就是玩游戏突然死机了重新读档吗?

想到这里虞昌和一下子充满了激情,一把抱住虞晓冉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大声叫道:“晓冉,我回来了,哥想死你了。”

说完又去抓早已吓呆了的虞昌熔两兄弟,把两人一把抱住,又各亲了一口,放肆大笑道:“啊哈哈哈哈....感谢观音菩萨,感谢太上老君,感谢圣母玛利亚,我回来了,老子不用等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了。”

虞晓冉又是愣住了,用手擦了擦脸,喃喃道:“完了,还是傻了。”

虞昌熔两兄弟显然被吓住,拼命挣开虞昌和的熊抱,怯怯地跑到虞晓冉身后藏了起来,伸出脑袋看着癫狂的虞昌和。

虞昌和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小院,箭步向院门冲去,院子里最高大的是一栋四开间的青砖黛瓦的主屋,主屋左侧连着一排横屋,厨房饭厅猪圈鸡棚和柴房都分布于此。主屋右侧搭着个偏屋,是厕所和杂物房。

在院子里看了一圈却没有看见有人,便问虞晓冉:“爸呢,妈呢,他们没有在家吗?”

虞晓冉没好气地说:“爸妈去捕鱼去了,早上叫你去你要睡懒觉不肯起来,太婆说你两句你就跟她吵架,你回来几天了天天睡到中午才起床好意思吗?你现在别在那里装失忆啊。”

虞昌和一听到失忆当即就说:“哥刚摔晕了,是有些记不得了,那个爸妈去哪儿捕鱼了?”

虞昌熔接口说:“大伯他们和我爸去柳河捕鱼了,我想去,他们不带我去,说水太大太危险了,要不我们也去吧。”

虞昌和在自己房间里打量起来,老式架子床,古朴的书桌,旧式衣柜,虞昌和看着看着眼眶里突然涌出泪来,所谓近乡情怯,刚刚涌起的豪情瞬间被浓浓的乡愁所包裹。

他盯着墙上印着古版《神雕侠侣》还有《古惑仔》剧照的挂历,98年7月。

现在自己回来了,回到了熟悉的家乡,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太奶奶还健在,父母还安好,虞晓冉也还没有出国。故乡还是旧时的模样,既然我回来了,那就重新开始吧。

虞晓冉看着虞昌和神经质般的掉下泪来,有些担心地说:“哥,你确定没事吧,要不找下周道长给你安一下魂。”

虞昌和强挤出一丝笑意,用力的眨了几下眼睛,又扬了扬眉毛深吸一口气说:“放心,你哥好着呢,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虞晓冉不信地说:“那你怎么又哭又笑的,不是得了疯病吧。”

虞昌和回想起自己这个时候正是最暴躁的时候,不可能对虞晓冉那么好脾气,当下就不耐烦地说:“我摔疼了,你才得了疯病呢,出去,我歇会儿。”

虞晓冉这才放下心来,转头对虞昌熔和虞昌威喝道:“外面玩去,让哥歇会儿。”

说完就把兄弟俩轰了出去,自己也走了出去,不多时客厅里就传来电视的声音。

虞昌和开始整理思绪,今年是98年,自己刚回来几天,那自己应该是刚从电信局暑期实习回来,刚刚为了掩饰身份,始终没有问虞晓冉现在是几号,虞昌和想起自己这个时候还有写日记的习惯,当即从包里翻出日记看了起来。一个个已经陌生的名字突然就出现在眼前,一件件狗屁倒灶的傻事重回心头,虞昌和不由又是流着眼泪笑了,他看到日记本上一篇娟秀字体的小诗,一个倩影又浮现在眼前。

日记从98年6月25日开始中断了半个月,7月12日又开始续写,写到7月14日,虞昌和知道那中断的半个月是在电信局实习的时候,也就是说今天是7月15日,而自己是7月12日回到家的,看这三天的日记好像也就是天天睡觉,然后带着虞昌熔和虞昌威疯,最远也就去了趟爷爷虞汉平家。

虞昌和不由有些纳闷,自己这时候这么宅的吗?转而一想也是明白了,这时候正迷恋上电脑游戏了,这两天正在研究《金庸群侠传》的攻略呢,而家里没有电脑,自己这两天居然手绘了一幅《金庸群侠传》的地图,是以对外面的世界丝毫提不起兴趣,原来宅的罪魁祸首就是电脑游戏啊。

不过却又略带遗憾地叹了一口气,既然让我回来了,为什么不再往前推两年,那样我就不用再读这个中专了,好好读个高中考个大学多好啊。

虞昌和现在就读于琅州信息工程学校,是一所中专院校,也是最后一批还有工作分配的中专生。

分配,毕旭明倒是服从了分配,结果等到自己快死的时候他还在乡镇之间游走,自他那个老爸下课后,就在副科位置上再也上不去了。而自己要不出意外的话,怎么也是衣锦还乡,比他的这个分配不知强了多少倍,不过嘛现在在那个时空自己恐怕已经是一盒灰了。

虞昌和想到衣锦还乡时猛然想到,现在的自己在学校可是欠下了几千块钱的债务啊,而父亲才给300元一个月的生活费,自己不吃不喝都还不起,为什么不提早两年啊,那个时候自己可还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上不了一中也能上个八中的啊。

一中可是父亲对自己最大的期望,以虞昌和在初中时的成绩,上个一中就算不是稳捉其拿,上个小异价也是没有问题的。可能是自己对于学习的恐惧,在中考时自己控分硬生生把自己的中考成绩定档在一中大异价的分数线上,当时的小异价是要交5000元的择校费,而大异价可是要15000元的择校费,对于月工资仅600多元的虞成梁来说无异于是个天价。

然而虞昌和的中考成绩虽然上不了一中,但在上中专上却无疑有巨大的优势,因为报考中专的话还有20分教师子女的加分项,然后虞昌和如愿以偿的上了个公费中专。而父亲虞成梁从那个时候起就对自己放羊了,只留下一句,自己选择的路就别后后悔。

现在嘛虞昌和可是真后悔了,因为下半年到明年实习前日子都过得很艰难,天天不是在躲债就是在借钱的路上奔波,后面逼得到酒吧卖唱才算把钱还完。

卖唱?唱歌,虞昌和眼睛一下就亮了,他在学校可是还组了乐队的,不过乐器很简单,一支竹笛,一把吉他,还有一架手风琴,而虞昌和就是这支竹笛。以前虞昌和唱歌并不怎么样,是标准的公鸭嗓子,不过现在嘛,自己的唱功可是在KTV也练得炉火纯青了,唱歌嘛自然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不由笑出了声来,忙从床上拿出竹笛,想也不想就吹起了枪王的一首歌《那一年的那一场雪》,虞昌和的竹笛还是吹得不错的,这得益于小时候跟着堂叔虞建民放牛时练就的童子功,基本上会唱的歌都能用竹笛吹奏出来。

虞昌和正吹得起劲,把虞晓冉又被吸引了过来,她一脸好奇地看着他。虞昌和见虞晓冉充满疑问的眼神,心中一阵得意说:“哥在学校写了首歌,没事练练,对了,我不会谱曲,你看你能不能帮我谱个曲呀。”
小说《柳河往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